完整版《浅喜深爱》全文免费阅读

2019-10-08 13:51:19 宜春都市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完整版《浅喜深爱》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结+番外】「最终版无删减」。

  主角:沈念欢,陆湛北。

  《浅喜深爱》目录

  1、第1章 捉奸在床 免费

  2、第2章 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免费

  3、第3章:还不错,不傻 免费

  4、第4章:别亲那里,痒 免费

  5、第5章:真够贱的 免费

  6、第6章:听不懂人话吗 免费

  7、第7章:这也太豪气了 免费

  8、第8章:你别胡来 免费

  ......

  【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ynbxxx ,搜索到【有心小说】关注后回复 092 ,即可阅读全文。

  ......

  “雪璐,其他的事,我都可以答应你,但这件不行。我是男人,身边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如果你实在不能忍受的话,就离婚吧。”他的语气极轻,像一阵微风,却在秦雪璐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她不能忍受,绝对不能忍受他的身边还有别的女人,她们对她是极大的威胁,随时都有可能把她从荣太太的神位上推下去。可是,她更不可能离婚,死都要死在这个位置上,谁也别想代替她。

  “振烨哥,我……我可以学,我慢慢学着接受,我……我会努力的。”她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费力的、幽怨的从牙缝里挤出来。她明里可以假装不管,但暗地里是绝对不会不管的,谁敢威胁到她的位置,她就直接弄死她。

  荣振烨嘴角带着嘲弄的笑意,这个女人原本有张美丽的脸孔,可如今在他的眼里,它就像死尸身上的腐肉,哪怕只是瞧一眼,都会令他恶心想吐。

  晚上,他给她下了一粒安眠药,等她熟睡之后,他就出了门,剩下的事都交给小七了。

  波多尔庄园里,伊又夏没料到荣振烨还会过来,哄米米睡着之后,就去了浴室。

  她放了一段舒缓的音乐,躺在按摩浴缸里。

  涡轮喷头不断倾吐着水流,激起浪花翻涌,洗去她凌乱的心情,洗去一身的疲惫。

  她舒服极了,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突然,一只大手从水里伸过来,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她激灵灵一个寒颤,全身的毛孔几乎都竖了起来,猛地睁开眼,惊恐的尖叫声冲到嘴边,却被两片柔软吞没了。

  在对方的侵略深入时,她挣扎的推开了他,“荣振烨,你到底是人是鬼,你怎么进来的?”她又气又恼又羞又怒,声音大得近乎咆哮。

  “老婆,你真是一朵出水芙蓉,清新诱人。”他邪魅一笑,冷不防掰开她的美腿儿,横跨上自己的腰际。

  “放开我!”她羞得满面绯红,粉拳像雨点一样砸落在他的肩头,也惹得一池水花激荡,像海面掀舞的波澜。

  “我会放开你的,不过不是现在。”他眼里放肆的燃起一抹火焰,俯首深深的吻住了她……

  数个小时后,伊又夏感觉自己化为了浴缸里的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了。瘫软在大魔王怀里,被他抱进房间。

  平复了激烈的心跳和呼吸之后,她缓缓的启开唇:“秦雪璐都找上门来了,你竟然还敢过来?”

  “放心,她现在会寸步不离的守着小七,半分钟都不会再离开别墅。”荣振烨双手交错,托着后脑勺,语气慵懒而漫不经心。

  伊又夏的眼里闪过了一抹眩惑之色,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大魔陕西癫痫研究医院王了。他明明就拥有宇宙无敌的超强占有欲,怎么就能把自己喜欢的女人推给别人呢?难道因为一直是精神恋爱,对身体上的占有欲就变得淡化了?

  她摇了摇头,脑洞补得有点大,他的隐疾已经好了,不需要再跟秦雪璐玩柏拉图了。

  大魔王的心思从来都是诡异难测的,以她的智商永远都猜不透,还是别自寻烦恼了。

  荣振烨看着她,敏锐的捕捉到了她纠结而复杂的表情,伸出手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了?”

  “哪有?”她慌忙掩饰,两颗乌溜溜的大黑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了两圈,微微一亮,“那个……我是在想明天邀十堰专业癫痫病好请玫瑰夫人和艾琳到庄园来做客,礼尚往来嘛。”她很擅长找借口遮掩自己的心虚。

  “你是女主人,随便你安排。”荣振烨微微一笑,反正在离开前都不用再去别墅,可以好好陪老婆和女儿度个假了。

  第二天,接到邀请电话之后,玫瑰夫人就同女儿艾琳一起驾车过来了。

  伊又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她要让玫瑰夫人和艾琳尝尝正宗而地道的中华料理。

  “哇,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荣太太,你的厨艺可真棒。”艾琳竖起大拇指点赞。

  “好久没吃中国菜了,真的很想念啊。”玫瑰夫人感慨的说。

  “是啊,自从外婆得了老年痴呆症,就再也没有人做中国菜给我们吃了。”艾琳努努嘴,眼里掠过一丝沮丧的神色。

  米米笑呵呵的看着她们,“奶奶,艾琳阿姨,我妈咪做得饭可好吃了,比外面的大厨师做得都好吃。”她从来不忘在外人面前夸奖自己妈咪。

  “怕你们不能吃辣,所以我做得口味都比较清淡。”伊又夏微微笑得说着,替玫瑰夫人北京市中医治疗早期癫痫病的方法和艾琳各盛了一份椰青大骨汤。

  艾琳尝了一口,微微颔首,“真好喝,都说女人要拴住男人,就要先拴住男人的胃,荣先生也是因为先爱上荣太太的厨艺,再爱上荣太太的吗?”

  “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就订了婚的。”荣振烨清浅一笑,望着伊又夏目光柔情似水。不过伊又夏并没有看他,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她耷拉着脑袋,刻意无视这个问题。

  她听得出来,他的回答很敷衍。

  每当涉及到这个话题时,他都会打马虎眼。因为他不爱她,在他眼里,她除了是个令人头疼的迷糊蛋之外,就是个发泄生理需求的真人版充气娃娃。她的所有优点,于他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

  失落间,她的心像掉进了北冰洋的海底,冰冷冷的,寻不到一丝温度。她甚至有点恨自己,为什么要把心输给他,虚掷一片热情。

  她默默的喝了一口汤,椰青是微甜的,可是她在汤里尝不到这份甜味,除了苦涩,只有苦涩。

  “其实我们在一起更多的是习惯。”她幽幽的吐了句,仿佛是在跟某人赌气。

  荣振烨的眼神骤然间就冰冷下来,仿佛被突如其来的冷空气冻结。他微扬的嘴角慢慢的垂落下来,笑意逐渐变得阴鸷了。她的话让他很不爽。

  艾琳茶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也没有察觉到他们的神色变化,“原来是这样。”她极为小声的回了句,听语气似乎还有些羡慕。

  玫瑰夫人和蔼一笑:“青梅竹马的感情是最难得。”

  “我爹地很爱妈咪,妈咪也很爱爹地的,他们经常在一起咬嘴巴,这就是爱的表示。”米米在旁边一本正经的说。

  伊又夏和荣振烨同时呛了下。

  伊又夏窘迫无比,连忙夹了一块红烧肉堵住小家伙的嘴,不让她乱说话。

  “荣先生,荣太太,你们的女儿真可爱。”艾琳笑着缓解空气中的尴尬气氛,心里自然知道咬嘴巴是什么意思。

  “她是人小鬼大。”伊又夏笑了笑,孩子太聪明也是有很多烦恼的,要应付他们的时候,智商常常会不够用。

  荣振烨抚了抚米米的头,“以后,爹地和妈咪咬嘴巴的事,不可以在别人面前乱说,知道了吗?”他的声音很小,控制在两个人的范围内。米米点点头,小脸上掠过一抹怪笑,她知道爹地妈咪是害羞了。

  吃过午饭之后,伊又夏到厨房准备水果,荣振烨不知何时就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他的脸上还残留着几分阴郁,仿佛准备秋后算账。

  “我们之间除了习惯,就没有别的了?”他的声音低沉传来,因为她的那句话,他整个午餐都变得食不知味,所以现在必须问清楚。

  她微微一怔,“随口说说而已,不过也是事实。”

  他猛地扳过了她的肩,逼她正视他,“你习惯了什么?”

  “很多。”她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习惯被他强要和惩罚,习惯被他控制和玩弄……

  他深黑的冰眸里闪过一道寒光,“很好。”他像是得到了答案,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然后俯首粗暴的咬上了她的脖子。

  他咬的力度并不大,但吸吮的力度却很大,隐隐的疼痛传来,她娥眉微颦,忍不住的低吟了声。

  当他放开时,她的脖子上印出了一片紫红的淤痕,但他并不满足,又辗转攻击她的唇。

  她撇开头,想要躲避他的侵略,但下巴被他迅速擒住,硬扳了过来,再也动弹成都哪里能治好癫痫不得。

  他吻得很粗暴,即便她痛到呻吟也不肯放松力道,仿佛要在索吻中倾吐出所有的怒气。

  许久之后,他才停止惩罚。

  凝视着她因为疼痛而紧锁的娥眉,与泛着红肿血丝的樱唇,他扬起了一丝阴鸷的冷笑:“现在告诉我,你是身体习惯了我,还是心习惯了我?”

  她怯缩了下,红唇翕动着,却没有发出声音,她害怕了,怕言语上再惹火他,换来更严厉的惩罚。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她才有勇气发声:“你希望我说什么?”

  希望你不只是习惯我,希望你把心交给我!

  他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嘴里却没有吐出一个字。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从她的额头轻轻滑落,拂过她红肿的唇,停留在她颈项的烙印上,“你真是天生反骨。”

  “你是天生的魔头。”她脱口而出的还击一句,但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在大魔王生气的时候,还是三缄其口为妙。

  他冷冷一笑:“习惯就好。”他相信她的身体已经习惯他了,很快心也会习惯,乖乖送到他的碗里来。

  其实她早就投降了,她的力量辗压她,智商辗压她,连唇舌功夫也同样辗压她,她想不屈服都不行。

  “客人还在外面等着呢,我要备水果了。”她换上了祈求的语气,求放过。

  正在这时,艾琳从客厅跑了进来,“很抱歉,荣先生,荣太太,刚才我妈妈接到电话,酒庄出事了,我们要赶紧回去。”